嫩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非酋变欧之路(书号:31608

章节目录 第三十四章 渣男

作者:似水年华流年
    在原主看来,他将来的一切就要靠他自己努力。www.pinshuguan.com

    怎么可能还有什么时间管别人,他自己的事情还忙不过来。

    自然不会管一个半路遇到非亲非故人,更何况是还特别嚣张、嘴巴臭。

    是不知道那人在骂什么,但骂人的话翻来覆去就是那几种,不是问候家人,就是牲畜。

    正好挂着人的树枝支撑不住,他是灵机一动,想要好好吓吓那个人,就毫不客气地射出了一箭。

    果然不出所料,那人被吓得摔下来,因为想起来仙女阿姐没有让人动手杀人,他为了预防那人摔死,就出手救人。

    在危险时刻救了那人,不让活活摔死,就算他大发慈悲,至于接下来那人该怎么活着就不是他的事情,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再耽搁下去。

    同样的,对于那个人将来会怎么活下去,凌霄也是毫不在意的,她恨不得原主远离这种来历不明的穿越者。

    竟然是一言不合就开骂,满口的污言秽语,谁也不是贱骨头变的,被骂还要管这人的死活。

    反正那人有无上的金手指,从高空坠下都安然无恙,那么相信她不会现在就死。

    既然不死那还有什么好在意的,他们和那人一点也不熟,根本不认识。

    要是这位是气运之子、之女,那么更要离开远远的,小心成炮灰。

    这是个乱世,就看这位有着金手指的人能够走出多远。

    不管是原主,还是凌霄,两个人都是想法类似。

    都没有带着这位上路的想法。

    要多么圣母才会带着这等傻货一起上路。

    这种形式下原主丝毫没有管那人,离开了村子接着上路。

    至于那个摔下来的人,虽然没有摔死,可摔在地上后感觉真的很差,一下子哭了。

    她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在着陆时时如此坑爹,摔得浑身痛到麻木,然后痛感才一点点释放出来。

    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好痛,让她痛到眼泪鼻涕齐飞,真的是太痛了。

    她什么时候吃过这种苦头要知道是这样,她根本就不会来。

    为什么她的遭遇,和小说里穿越女主不一样

    那些女主所到之处,人人都喜欢她。

    要是不喜欢的一定是反派。

    而她穿过来是一个十分偏僻的地方。

    好不容易遇到的人,竟然不管她的死活。

    一想到这里她气得不行,枉她看到原主时以为是死士。

    只要给他一点点关爱,他就会把她当成这世上最最需要呵护的人。

    玛丽苏穿越女的常见备胎中,常常会有一个武功高强、对别人冷漠,对她温柔无比的男人,他们可能是杀手,可能是是死士。

    他带着面具,但一定有英俊的脸,而她就可以在他的保护下旅行一把。

    结果想不到那都是她的奢望,那个男人竟然是一个渣男。

    竟然不上来救人不说,还毫不客气射了她一箭。

    对她没有一点点关爱,一定是个gay。

    要是有机会一定给他组个cp。

    将来被人抛弃n次。

    凌霄要是知道她的想法。

    绝对是呸她一脸,这是什么人

    还什么gay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样子。

    另外人家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人,老老实实配合会死吗

    还骂人骂什么骂!别人有那么贱,被骂之后还要劳心劳力救人

    甚至到了最后,原主射了几箭后,也算是把人救下来,用意还是不错。

    那个树枝绝对是不能撑太长的时间,早早晚晚都会断开,然后整个人摔下来。

    要是摔下来的过程中没有减速,只怕那人会摔得更狠,怎么看都会觉得原主是心眼不错的人。

    想清楚后的凌霄,看到这个人只有一个感觉:由衷感到恶心,以为自己是女性,就应该理所当然得到别人的垂爱这绝对是玛丽苏小说看多了。

    在她看来,作为人,不管是什么性别:男的、女的,最基本的本质是他们都是一样的:都是人类。

    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那里来的自信心认为自己一定会得到别人的救助还如此口无遮拦。

    不就是被挂在树上的人吗有什么资格骂人原主做错了什么要遭到辱骂

    还有那人有种自我感觉特好的感觉,需要别人帮助时都是高高在上。

    那要是那位有本事能够给予别人一丁点帮助,岂不是要上天

    对于这一种自高自大的人,凌霄是一点点好感也没有。

    这是一个多么莫名其妙的家伙,滚!

    他们还有正事要做。

    要加快速行事。

    原主自然是加快脚步。

    昨天为了掩埋村民耽误了一天。

    自然不能再耽搁下去,师父还等着他回去。

    而那人躺了一刻钟后,终于从痛得要死的情况下熬过来。

    这段时间里她在脑子里扎原主好多次小人,恨不得让原主生不如死。

    可恶的男人竟然把一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扔在这里不管,简直就不是一个男人。

    等她终于熬过去痛苦后,感觉自己又累又饿又渴时,终于站起来才发现一个问题:她竟然变成一个男儿身。

    这个发现让她再一次尖叫起来,这是怎么一回事她怎么变成男的“系统,你快出来,这是怎么一回事我怎么成男的”

    “到了古代社会里你要是一个女的,怎么能在外面行走而且你能穿及地的裙子吗只怕是摔个狗吃屎。”

    系统在对上她时,是一点也不打怵的感觉,反而是振振有词说出意见,根本不惧怕宿主。

    而她听了这话后竟然是无法反驳,更加郁闷的是不得不承认说的是好有道理。

    正是因为这个系统十分灵活,反而让她有种自己的运气就是好的感觉。

    系统知道宿主的反应后,是很不明白主人为什么选中她

    但只要是主人还有兴趣玩下去,跟着她就是。

    原主活动了一下自己的身体。

    发现可以活蹦乱跳。

    这就是金手指

    真的是太好,恢复真快。

    跟着她就顾不上和系统联系。

    因为到了这一刻,她发现一个问题。

    按说动静不小,怎么村子里一直没有人出来

    以这个时间点来说,应该会有不少人看热闹才对。

    可是直到现在就出现了一个带着面具的人,那么其他人去了哪里

    她感觉冷风阵阵,整个人再看那个村子都有种阴森森的感觉,这感觉很不对。

    只是她发现自己是必须进去看看情况,因为她对这个世界都是陌生的,要进去看看这里是哪里

    在看向村子时,她从心里感觉到了寒意与恐惧,这让她完全忘记这是冷天。

    自然是不会是温暖如春,她现在感觉自己全身发冷根本很正常。

    寒冷导致她的身体轻微颤抖着,上下牙齿都在碰撞中。

    有一刻她恨不得穿回现代,好在想起曾经的梦想。

    能够穿一次是很不容易的事情,求了好久。

    那么自己要活得好,更要去看帅哥。

    要知道魏晋朝的古代美男子挺多。

    这让她哭着喊着要来的。

    还是要努力一把。

    她觉得自己有穿越的机会。

    一定是有猪脚光环,成为人生赢家的。

    反正有系统在,她一定会活的是风风光光。

    对了,她决定要整些好带的古董,带回现代后就可以发财。

    比如说二王的书法,那要是搞到一件,绝对是发财,想到这里她眼睛发亮。

    狂想了一些将来回到现代后,依靠一些古董就发家致富,她一定要想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想着想着,猛地打了喷嚏后的她终于从白日梦中清醒过来,面对一个现实。

    她要不要进去最终决定进去,她觉得自己一定会逢凶化吉的。

    要知道她刚才可是从高空坠落也是安然无恙吗

    她再一次蹦跶一下,绝对是好好活着。

    按照加速度绝对是摔成肉饼。

    她一定是气运过人的。

    说不定可以弄个女皇当当。

    女皇!她眼睛发亮,则天女皇可是有不少男宠的。

    一旁的系统窥视着她的想法,就没有提醒她:现在是个男儿身。

    她终于是有了勇气,想要进去看看村里的情况。

    只是她发现没有什么武器。

    找来找去。

    只有那个男人射来的箭只。

    箭头是比较锋利的,可以拿来当武器。

    她握紧了手里的箭只,咬咬牙,给自己打气。

    原本她打算是用来记住那个渣男的,想不到成了手里的武器。

    走进那个村庄后,她竟然没有发现一个人。

    还发现里面的房子是过火的。

    一种很不妙的念头。

    冒出来。

    等等,这是什么

    看着脚下的一个地方。

    她一下子尖叫起来,红红的。

    那是血迹,很快就发现了更多的血迹。

    还有大部分的房屋被烧毁。

    这地方只怕是没人在。

    那个人是谁

    这是诡村

    这发现让她是惊恐莫名。

    她不停在心里给自己打气。

    “不会的,一定不会有事的,我是无所不能的穿越女,不会一开局就挂了。”

    一想到这个,她更加是生气。

    不得好死的渣男。

    大大的渣男!

    她因为肚子饿又找了一会。

    终于是找到一些残存的粮食,相当的粗糙。

    跟着她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会生土灶,就这样看着食物,却无法吃。

    这真的是让她欲哭无泪,不得不哀求系统。

    才拿到一些食物,没有饿死的可能。

    跟着发现一个大大的坟包。

    看了墓碑才知道。

    村子的人竟然是都死掉。

    这个发现,可真的把她吓坏了。

    虽然早猜到惨事发生,但真的变成事实,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感觉到了害怕,想要远远地离开这里。

    好在是她发现了一个地方。

    竟然有好几匹马。

    这下子让她十分高兴。

    让她一个人走路,还不把自己累死【https://www.nensong.com嫩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