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非酋变欧之路(书号:31608

《非酋变欧之路》正文 第七十四章 娇荷

作者:似水年华流年
    那么就会对娇荷比较好,男人一定会更加听话,这么一想他比较满意,就没有计较娇荷生育孩子后身体变得有些走形这件事,让阿嘤感觉娇荷变丑了。

    娇荷有了孩子可以站的更稳,而且以后要是自己有事还可以找她,相信她会老老实实地听话,这几年看来她一直还是很听话,连身段也恢复不八成,只不过因为生育造成的不完美是无法完全修正。

    阿嘤是不会多看,当然他还是感觉到了娇荷有了孩子后好像是有些变化,难道是母爱发作?如果娇荷不听话,阿嘤的平淡的目光扫过靠着自己的娇荷。

    她要是能够跑得出自己的手心才怪,他自然是知道娇荷为他付出了什么,但他看过太多傻女人的付出,根本就不会放在自己心上,反正不是他自己想要的。

    反而有了一个新的打算:实在不行,等娇荷的孩子长大一点就把孩子要过来,有了这个人质,谅娇荷也不敢轻易背叛他这个人。

    娇荷感觉到对方冰冷的目光,也知道对方一定想出来怎么整治自己的招数,但她只能装作不知道,以防止现在阿嘤就说出来。

    早年她脑袋进水时曾经想着要用自己滚热的心把这个男人冰冷的心捂热,为了他,她用自己的身子去打通关系,成为不少人嘴巴里的狐狸*,可还是没有捂热,反而是为了他使劲糟蹋自己的身体。

    那时候的她就是不可理喻,只因为早年从阿嘤那里得到的一点点温暖,就死死不肯放手,以为从那个男人那里能够得到更多的温暖,可一直没有得到,直到怀上孩子后阿嘤让她打掉这个孩子后,她才有所觉悟。

    现在反过头来看,这个男人一直以来给予那一点点温暖,更多是出于一种误解,他的能力比她想象更加厉害,要是他真是一个热血青年,她根本不会沦落风尘。

    呵!娇荷在心里冷笑,当然她不否认正是有了这一点虚幻的温暖,才让她熬过最艰难的日子,甚至想方设法从火坑里爬出来,她想要好好活着。

    当然爬出火坑的她,还是识人不明,竟然还找上阿嘤这个没有什么心的男人,还以为那些年他也吃了不少苦头,就千万百计想着怎么温暖他。

    现在回过头去看,娇荷很想捶死那个愚蠢的自己,为什么这么自作多情?阿嘤一直说女人是感情用事,不是做大事的人,现在看还是有几分道理,明明已经看透这个人冷心冷肺,却还是不自觉的心软。

    早就有想法后,因为他是女儿的亲生父亲,还想要把女儿的事情告诉阿嘤,真的是太感情用事。这一刻的娇荷再一次从心里唾弃一番自己,太感情用事。

    当初的她也是感情用事,结果是眼睛选择性失明,好在是这些年过去,她早就不再是那个一心只想着怎么博得男人欢心的傻女人,在心里替自己打气。

    这段时间里的事情她听说后有些紧张,要知道阿嘤他对上的人可是朝廷的人,这么一算的话,阿嘤他应该是得罪了不少人,说不定哪一天会死。

    一想到刚才阿嘤从心里想要算计自己,甚至有可能算计自己女儿,娇荷的那一颗心一下子变得坚硬起来,自己都没有想到,曾经恨不得为了阿嘤赴汤蹈火的她会有一天变了主意。

    在感觉到阿嘤不怀好意后,现在的她想要他死,只有他死了,才会让她放松下来,而且她想起来刚才打听出来的情况,这说不定是个好机会,她决定一会给那些人送点资料进去,让他们一定不要放过那些劫匪。

    娇荷来到这里时间并不长,但很快就打听出来很多事情,才知道原来阿嘤又有了新的目标,只是一直没有得手,让娇荷听了十分惊讶,阿嘤竟然没有达成自己的预想。

    让她感觉阿嘤遇到了对手,要知道之前的阿嘤很快已经能够混入队伍里,甚至混到郡主身边才对,这样子很快就会拿捏住郡主,以后就会得到不少人的帮助。

    结果这一次的阿嘤足足费了半个月的时间竟然没有什么收获,而且那些劫匪们也一直失败着,想要去占朝廷的便宜也没有占到。

    这让娇荷从心里感觉到不怎么对劲,她想了一下,觉得他们有可能踢到铁板,那么她还是赶紧走人为上,她绝对不能牵扯进来。

    万一这一边得手,说不定朝廷大怒,或者是燕王府也会追查,不管是那一个势力追查,阿嘤有可能没有事,但其他根本没有关系的人却有可能因为种种原因被牵扯进来。

    这么一想的她就来找阿嘤,还心软一下后自我唾弃了一番后,就想着怎么离开,之所以穿的这么暴露,是因为她早就发现阿嘤对自己失去那种亲密的兴趣,才会故意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想要给阿嘤一个错误的感觉:那就是她还是离不开他,为了他可以痴心不改。

    而阿嘤看着娇荷依靠自己一会后就推开她,一下子翻身坐起,他带着几分嫌弃说:“娇荷,你需要减肥了,根本就不是原来的你,太沉了。”

    娇荷抬眼看着他,眼睛中带着几分痴迷说:“好一段时间没有看见你,我想要好好看看你,要知道要是这一次我走了,又要好长时间才能见到你。”

    她说话时媚眼如丝,声音也是特别的娇柔,身体又一次想要依过去,嘴唇微微嘟起,整个人像是一个水蜜桃一样发散着诱人的气息。

    阿嘤却不可能和她有什么太亲密的关系,纵然她还是很美艳,但现在的他实在是不怎么喜欢她挨自己太紧,那一股香气太明显。

    导致他感觉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想要站队,这个娇荷,让阿嘤是有些无奈,要不是她有用,他早就不想见到这个女人,他根本没有掩饰什么,拿手摩挲了一下自己的胳膊。

    才感觉自己好受了,他把娇荷推到一边去,然后说:“娇荷,你以后要好好帮着我,让我的钱变得更多,那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我会好好念着你。”

    他此刻看着娇荷就感觉这个女人浑身上下都带着几分俗艳,身上时有些浓郁的香气,让他根本下不去嘴,要不是看在她能够挣钱的本事上,他都有要除掉这个花痴女人的念头。之前的她,每一次来也是这样,但这一次特别讨人嫌。

    既然是这样赶紧把她打发掉,阿嘤看着娇荷说:“娇荷,你还是赶紧回去吧!你出来的时间太长的话,有可能让他打野食,这不好。想要帮我的话,就把那个男人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

    说到这里,他用手抬起娇荷的下巴,一双黑色的眼睛紧盯着她,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感觉有些不怎么对劲,所以想要看看这个女人。。

    就见娇荷的眼睛一下子涌出来水光,双手紧紧抓住阿嘤的中衣领口,整个人带着说不出的狂热,她曾经一心想着怎么让阿嘤的小钱钱变成大钱钱,她模拟出来后还是这么的痴狂。

    因为她倒是想要现在立马转身就走,可她不敢这么干,因为她的行为一定不能引起阿嘤的怀疑,不然有可能会被阿嘤毫不客气地弄死。

    早年昏了头的她其实早就发现阿嘤长得人美,但不等于心美,死在阿嘤手下的人真的不少,这其中有娇荷曾经认识过的人,而那人的死只因为不愿意屈从阿嘤,就直接被杀掉。

    陷入痴爱中的她并没有感觉阿嘤做错了什么,甚至还觉得他是被逼的,一直想要给他理由,可现在回过头去娇荷发现自己怎么这么蠢?

    难道因为家里人把她卖了,就因为在路上遇到阿嘤,感觉有点安慰就当成自己的救赎,可事实上她依旧成为花楼中的女子,以卖皮肉为生。

    就算是在后来遇到阿嘤,成为自己第一个男人又如何?她并没有被赎身,还要和一般的花楼女子一样接客,要不是她找到机会赎身出来,只怕整个人最后变成一堆烂肉,不知道丢在哪个乱坟岗。

    这一切后她想要成为一个良家女子,却发现并不是赎身出来就是良家女,花楼给她留下不少痕迹,直到她再一次遇到阿嘤,被阿嘤发现她有做生意的天赋。

    然后阿嘤就好好陪了她一段时间,让她感觉自己在阿嘤心里是独一无二的,为此她脑袋一昏,就发誓一定要好好替阿嘤打理好生意。

    为了生意她什么事情都去做,可以说付出了不少代价,直到那个孩子的到来,让她终于有了真正的救赎,可孩子的亲生父亲并不想要这个孩子,成为一个母亲后的她渐渐醒悟过来。

    可她知道自己不可能轻易走人,她知道阿嘤的事情太多,而她的力量太弱,根本就没有机会摆脱阿嘤,只能是慢慢找寻机会。

    她想要换个地方重新开始,是因为想要让自己的女儿有一个清白的身份。那么就要从阿嘤的手里挣脱出去,绝对不能让他察觉到自己有了异心。

    “好!我最晚明天就上路,一定要管住那个男人,让他好好给你挣钱,不过阿嘤,在走之前,能不能让我再给阿嘤你好好按按。”

    说到这里时娇荷带着几分恳求说,这个要求倒是让阿嘤比较喜欢,因为娇荷给人按压是很有一手,按压完毕后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了几分。

    这也是后来阿嘤会把娇荷留下的原因,甚至后来还让娇荷专门找人训练一番,这样子阿嘤就可以常常松弛一下自己的身体。

    “嗯,那么就好好给我按压一下。”说完阿嘤趴好。娇荷笑起来,只是她的眼睛还是很冷,她之所以会这个技能,是她被买入花楼后,遇到一个年华老去的花楼女。

    她的相貌一直属于那种最差的,但有了这个技能,和她一起进花楼的人都早死了,唯独她还活着,娇荷和她的关系搞得很不错。

    有一次有可能成为头牌的娇荷,处于义气帮了那人一次,而她在来感谢娇荷时:就告诉她一件事,其实大都市里的头牌并不讲究容貌,而是讲求才情。

    这个小地方的花楼根本就是上不了头面,她告诉娇荷作为女子,应该除了注重美貌外,还应该学点别的东西,以防止年华老去,就没有了入幕之宾,将来该怎么活着?

    后来那个人就教给阿嘤怎么给人做按压,等到阿嘤和她在一起后,娇荷就会除了亲密关系外,还会给阿嘤做按压,让他比较喜欢。

    后来她去负责打理资产后遇到阿嘤时,还会专门给阿嘤做一次,这一次她还是要给他好好做,在她做护理时十分认真,等她给阿嘤做完全身按压后有些气喘吁吁,整个人都是出了不少汗,“阿嘤,可以了。”

    阿嘤没有说什么,被按压完毕的他整个人都是昏昏欲睡,挥挥手示意她可以下去,娇荷就轻手轻脚地退出来,出来后被冷风一吹,就感觉自己浑身发冷。

    要知道做护理时要花费不少力气,还会让自己感觉很热,穿得太多就不怎么方便,另外她是花楼出来的人,和阿嘤在一起也是这个装扮,要是换个样子只怕是引来更多的注意,她才会依照原本的打扮。

    这些打扮在外人看来就是暴露,在她出来时,能够感觉到跟着阿嘤的侍女,应该用带着鄙视的目光看着自己,对于这一点娇荷早就看出来,但她装作没有看见。

    因为她自己知道其中的情况,她和阿嘤早已经变成过去,另外她不会和别人打架,这一点上要是打起来绝对是她这个人比较吃亏。

    她早就知道阿嘤的那些贴身侍女,一个个不但是脸蛋漂亮,而且身手都不会差,娇荷自然是惹不起她们,还是敬而远之为上。

    她自认为那种疯狂迷恋阿嘤的时期已经过去,现在再回过头去看,就会发现那时候的自己很蠢,既然现在这个侍女还是跟着阿嘤,那么她并不见得比她高贵。

    据娇荷调查出来的结果,那些曾经跟着阿嘤的侍女们最终都消失了,并没有知道她们去了哪里?反正以娇荷的感觉她们只怕是死了。

    那么她们也没有什么可以值得她羡慕的?想清楚后的她没有再在意那个小女人的愤怒,以后说不定都见不着,她可是要准备收拾行李走人。

    n.【https://www.nensong.com嫩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