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剑剑超神(书号:50154

第五章 我已内练无敌

作者:六道沉沦
    (第三更奉上,求订阅求月票)

    长河奔涌、流水潺潺、水声哗啦哗啦如奏乐一曲,长久不衰、永不停息。

    林霄保持着大江东流式剑架,单臂持剑一动不动,一身白袍波动不休,双袖鼓动如风,但和那黑袍人相比,黑袍人的宽大双袖内鼓动的是气息,锋锐的气息,乃是剑的气息,而林霄的双袖鼓动却是风吹。

    这就像是李达遇上李逵,赝品和真迹的差别,但也没有关系了,咋看起来是那么一回事就行,反正论修为论实力论剑道,自己和那黑袍人相差十万八千里,不丢人。

    约莫半刻钟后,林霄身形一个晃动,不由自主的踉跄,好似喝醉酒似的跌跌撞撞两步后方才站稳,大江东流式剑架也无法继续维持下去,一身犹如溪流小泥鳅缓缓游弋的剑道真意好似受到惊吓,直接散去,但,并未消失。

    浑身上下,弥漫着一种奇特的感觉,好像有些空虚。

    “剑道真意……”几息后,那种空虚的感觉方才散去,林霄不由沉吟回味起来,方才剑道真意在周身流淌的感觉,委实美妙,这是之前练剑术物我两忘时所无法体会到的。

    什么是物我两忘?

    那就是对外界的一切都忽略了,自身的一切也忽略了,完全沉浸在剑术当中,而剑道真意被动淬炼,自我感觉薄弱,但大江东流式剑架却不一样,此剑架不杀敌不护身,只为淬炼一身剑道真意,林霄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剑道真意是如此浮现、如何搬运、如何在搬运之中一点点的淬炼起来。

    很美妙的感觉,和修炼内劲是截然不同的感觉,更多是作用于精神层面。

    林霄现在觉得自己的精神层面有疲乏感,是要等到精神恢复之后才能继续修炼大江东流式,才能继续主动淬炼剑道真意。

    “应该不需要每次都到河边来修炼吧?”林霄暗道,一边踩着轻快步伐,带起一阵疾风,衣袂飘飘往石拱桥而去。

    一身白袍飘飘,相貌也是不俗,年轻英俊,随身佩剑,风一般的男子,竟然引得不少少女少妇频频侧目,有些大胆的还出声招呼,只可惜我林无命乃是正经人。

    归家途中,林霄内心其实一点都不平静。

    大江东流式剑架竟然有效,那就是真的,换言之,自己并不是做梦,而是好似灵魂出窍去了某一个地方,一个耸立着一座刺破云霄插满了宝剑的山峰,在那山峰顶部有一个奇怪的黑袍人,都是真的。

    “好多剑啊。”想着想着,林霄差点流出口水,满座山都插满了剑,简直就是一座剑山,而剑山更是高耸入云直破九霄般的,那到底值多少银子?

    那就是一座金山、银山呐。

    “不知道那黑袍人一个人待在那么高的山巅,会不会冷?”林霄忽然又冒出一个念头,高处不胜寒啊。

    无数的念头不断从脑海当中蹦出来,总是那么的不着边际,但最后,林霄却还是回归正途,想到那座仿佛高不见顶的巍峨剑山、想到剑山巅峰的黑袍人,到底和那贱皮子臭狗蛋玩意有没有关系?

    如果没有关系的话,是不是意味着,其实自己拥有两份机缘,或者说两个金手指?

    想到这里,林霄不禁乐呵起来,果然,自己是比天命之子更牛叉的存在啊。

    但如果二者其实为一的话,也就意味着先前自己对那外挂的认知太浅显了,一开始认为那是系统,只会获得战绩消耗战绩提升武功,如今看来,似乎不单单如此。

    到底……是什么来头?

    战绩……又是什么?

    一时间,林霄感觉自己的脑子里掀起一阵风暴,杂念无数,却也没有故意遏制,就任由其放飞。

    想来想去,林霄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而那狗蛋玩意,始终没有吱声,毫不理会林霄。

    “船到前头自然直,以后,我一定能知道的。”

    夜晚,林霄感觉精神完全恢复了,便在房中再次摆出大江东流式剑架,一开始难以成功,便默默观想,想象自己处身于长河边上,耳边有水声哗哗流淌奔涌而去,想象着有风吹来,风声呼呼,林霄又再一次进入那种状态,剑道真意丝丝缕缕浮现,再次凝聚起来,好似一条懵懵懂懂的小泥鳅一样,在溪流之中缓缓的笨拙的游动。

    依然是坚持半刻钟左右,林霄便无法继续淬炼下去,只能休息。

    清晨,林霄又在屋内修炼一变大江东流式,淬炼一身剑道真意,感觉最终坚持的时间,似乎有所延长,但没有放置一个计时用的器物,也难以判断到底延长了多少时间。

    内劲一阵奔涌,在筋骨肌肉之内宛若激流奔涌,筋骨肌肉也仿佛在瞬间收缩膨胀,不断颤动,又在几十息后渐渐归于平静。

    感受着体内流淌的内劲倍增,林霄不由露出一抹笑意。

    突破了!

    内劲大成!

    “内劲大成,剑道真意也初步能够调动,不会再如之前一般一次性爆发。”林霄顿时自言自语,眼眸精芒闪烁:“我这一身实力,内练无敌了吧。”

    内伤已然痊愈,一身实力更加强大,林霄用过早膳后顺便将周正送去书院,便往内城区而去,时隔多天,怎么得也得去镇武司露个面,刷一下存在感才合适。

    入内城时,林霄路遇一队巡逻的城卫军,那十个城卫军看到林霄顿时停下脚步,死死盯着林霄,林霄毫不畏惧的与他们对视。

    如果他们敢出手,林霄也不会剑下留情。

    周边行人似乎也觉察到什么,连忙退开,退得远远的。

    “看什么看,走。”小队长收回目光怒骂一句,却也不再看林霄一眼,带着九个城卫军从林霄旁边走过。

    林霄不以为意依旧迈步前踏,四周行人摇摇头,似乎感慨于没有热闹可看,便又纷纷离去,秩序又恢复到原本的样子,就好像是一条奔涌的长河,偶然有石子落下,噗通一声溅起一团水花,若是没有再落入石子,水花眨眼就消失在奔涌的流水之中。

    林霄入职镇武司,并不是什么隐秘的事,城卫署的王统领清楚得很,再有不甘,也不会再来找林霄的麻烦,如果那么做了,那就是真正的自找麻烦,到时候被林霄给斩了,还没有地说理去。

    何况,他在交待城卫军们不要莽撞行事后,便辞去城卫署统领之位,投身入军中,凭着自家堂兄弟王洪义的关系,就在常规军营内混得一官半职,也算是不错,起码有军中身份,温家要对付他,多少还需要掂量几分,值不值得。

    当然,如果温家是铁了心的要对付他,也不是做不到,就看温家愿不愿意付出一些代价。

    ……

    “还知道来啊。”镇武司内,俊美得让男人落泪让女子自惭形秽的林司首瞥了林霄一眼,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

    “哪能不来呢。”林霄笑呵呵回应:“前几天是被人给打伤了,在家里养伤,这不,伤势一好我就来了,看在我如此兢兢业业的份上,司首大人,要不您就送我一份御神决当见面礼?”

    “谁对你出手?”林司首却没有理会林霄那厚脸皮的话,反问道。

    “过去的事,我以后自己解决。”林霄也不打算说。

    “呵呵,我这么问,就是想问问那人出手为何如此轻。”林司首也算是摸准了林霄的脾性,毫不示弱的怼回去。

    如果让其他人看到平时话语很少的司首大人竟然会这么和一个新人说话,估计会觉得十分惊讶,连林司首自己也没有注意到,似乎面对这少年,他潜意识的就有种熟悉的感觉。

    “真不送我一份御神决?”林霄毫不在意林司首的调侃:“要知道,如我这般天命之……天骄之子,可遇不可求,正应那一句话,雪中送炭好过锦上添花,待我以后厉害了,你想送我御神决,我未必要收啊。”

    “你还挺喜欢乱认爹的,你就没想过,有人的名字就叫天骄。”林司首冷冷一笑,林霄顿时如遭雷击、目瞪口呆。

    这世间,不要脸的人已经有这么多了吗?

    “真有?”林霄满脸悲愤问道。

    “你猜。”林司首笑着:“你今日来的正好,最近我们镇武司在追查炎朝的凶徒,发现他们的一处据点,正集结人手准备攻打,一举将据点拔除,你想要御神决,那就去执行任务,事后,便能获得功勋,至于获得多少功勋,那就要看你自己的能耐。”

    “在这之前,你还需要见一见你的搭档。”林司首又补充一句。

    镇武司内,新人入职,都会安排一个搭档,那搭档一定是在镇武司已经待了好几年的人,老人带新人,这就是一个传统,带着新人执行任务等等,好好的熟悉镇武司的运作,之后,是继续搭档还是选择单独行动,那就是个人的事情。

    那么,自己的搭档会是谁呢?

    又或者说,自己的搭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一时间,林霄倒是有几分期待。【https://www.nensong.com嫩松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