嫩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快穿:直播进行时(书号:50540

第六百八十一章想无愧的江玉燕(十四)

作者:若你安离
    (十四)

    这一次,她莫名笃定自己的直觉。

    既如此,那就赌一次便好。

    “你是铁如云的女儿?”

    江刘氏心中一个激灵,有些搞不懂江别鹤的操作。

    虽说江别鹤隐藏极深,但她毕竟与其同床共枕十数年,对方的那些小动作怎么可能瞒得过她呢。

    铁如云如今可是还被藏在府中密室里呢,如今江别鹤却把铁心兰带回府。

    这老东西怎么看都不像是色迷心窍的玩意儿啊。

    倒不是江别鹤多么的高风亮节,实在是在江别鹤眼中权势更重要罢了。

    “正是。”

    铁心兰落落大方,不卑不亢,坦然自若。

    “数年不见,不曾想贤侄女竟然已经出落的如此出挑,若我家凤儿能有你几分风范,我怕是都要烧高香了。”

    江刘氏再怎么蛮横粗暴,但简单的人际寒暄恭维几句还是不在话下的。

    “伯母客气了。”

    “玉燕妹妹就足够让小辈望尘莫及了。”

    也不知铁心兰是当真听不懂江刘氏的话,还是故作不知。

    不过,依笙歌看来,铁心兰更像是为了怼而怼。

    干得漂亮……

    笙歌默默的在心中为铁心兰点赞。

    几句寒暄下来,江刘氏只觉得心中堵得慌,再说下去,恐怕她再也控制不住表面的平和。

    俗话说的好,落地的凤凰不如鸡,铁心兰一介丧家之犬竟然没有这等觉悟?

    难不成铁心兰还以为她自己是曾经的盟主千金吗?

    别闹了,铁如云如今都是阶下囚了。

    如若不是为了顾及江别鹤苦心经营的名声,她早就让人把这两个眼中钉乱棍赶出家门了。

    “府中还有些许杂事堆积,我就先行去处理了。”

    “玉燕,好好招待心兰。”

    ……

    ……

    笙歌看着江刘氏和江别鹤的背影,缓缓的勾起了嘴角。

    难对付的向来都不是江刘氏,可谁又能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粗鄙肤浅的妇人偏偏折辱江玉燕最甚呢。

    呵,就这样便沉不住气了吗?

    殊不知,好戏才刚刚拉开帷幕。

    “铁姑娘,你所谋之事,你我心知肚明,为报你昨日的一餐美食,我为你指条明路。”

    “江家密室,许能解你多日烦忧。”

    唔……

    笙歌是坚决不会承认,她是被铁心兰的一餐饭收买了。

    本打算与主角团形同陌路,可没想到剧情莫名其妙的就偏成了这样。

    铁心兰摇身一变竟然成了她的饲养员。

    ?[┐'_'┌]?

    本小仙女也表示甚是无语。

    铁心兰:Σ(っ°Д°;)っ

    闻之,铁心兰既惊又喜。

    可因着对笙歌莫名其妙的笃定,铁心兰下意识相信了笙歌的话。

    父亲,女儿终于要找到你了吗?

    “多谢玉燕妹妹指点。”

    “若此行有获,终生感念。”

    笙歌眨巴着眼睛,一脸无辜的看着铁心兰。

    本小仙女说什么了吗?

    明明什么都没有说。

    本小仙女可是致力于家庭和睦,孝顺父亲的乖乖女,怎么可能拆父亲大人的台呢?

    戏精附体的笙歌甚是开心。

    言尽于此,至于主角团能不能救出铁如云,都与她无关了。

    说她凉薄也好,冷漠也罢,她自问仁至义尽问心无愧。

    “呼……”

    “本小姐累了,铁姑娘自便吧。”

    笙歌毫无形象的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

    舟车劳顿,还有什么比认认真真补个觉更重要的吗?

    本小仙女可不是虚度时光消极度日,而是养精蓄锐。

    磨刀不误砍柴工,流传了千百年的话终归是有几分道理的。

    月儿弯弯照九州,几家欢喜几家愁,唯有笙歌睡安稳。

    小小的江府,处处淋漓尽致的上演着人生百态。

    可任外界风吹雨打,笙歌自睡的坦然香甜。

    这漫长的一觉醒来,江家悄无声息的发生了许多变化。

    刘喜手下的两大得力干将在江刘氏的召唤下星夜兼程披星戴月赶来了江家,想要助江刘氏一臂之力。

    拜在南海神尼门下的江家名正言顺的嫡出的大小姐江玉凤也恰逢其会归家。

    而小鱼儿和花无缺也不知道凭着什么瞎话以江家座上宾的身份入住江家。

    一时间,江家如同看似风平浪静的海面,实则藏着无数的波涛汹涌。

    呼……

    这江家的大戏果然是越来有趣了。

    ……

    ……

    浪九九:主播,不如咱们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吧。静静看戏,然后伺机而动。

    我是个神棍:老衲掐指一算,楼上所言皆是虚妄,没看到主播睡醒后就跃跃欲试了么。

    走路太浪会闪腰:真正的反派敢于直面所有的对手,藏着掖着算什么真反派,我们的主播定然会让我们眼前一亮的。

    北城南笙:楼上所言极是,主播,冲啊,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笙歌默默的看着直播间一条条弹出的弹幕,目不暇接。

    唔……

    这群玻璃碴子貌似又在挑事啊。

    啧啧啧,她到底得多倒霉才能遇到这些专门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玻璃碴子呢。

    ?[┐'_'┌]?

    痛并快乐着。

    唉,既如此,就算她想嗑着瓜子,吹着微风看戏都有点儿不理直气壮了。

    那就作啊,冤有头债有主,铁心兰寻父,那她就先找江刘氏聊聊人生,花前月下,让对方感受下什么叫人间险恶吧。

    江刘氏厌恶她,那她更要往江刘氏面前凑,且多多益善。

    毕竟,她是添堵的人。

    (?°???°)?

    主播:你们这群玻璃碴子睁大你们的大眼睛看着,本主播是如何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独领风骚的。

    春和景明: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指的是胖吗?主播你是不是终于注意到了你日渐粗壮的腰身,愈发结实的胳膊了吗?

    春和景明:江玉燕可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儿啊,一双水眸让人心怜,可……可如今呢……唉,往事不堪回首啊……

    余生一杯酒:哈哈哈,楼上总结甚是齐全。

    笙歌:(/“≡_≡)=

    笙歌摸着自己腰上越来越堕的肉,叹了口气,扎心啊。

    不过,还真别说,手感还挺好。

    可是,总不能在胖的路上一去不复返啊。

    有句话说的好,不怕反派坏,就怕帅,三观跟着五官跑。

    就算是反派,也得是倾国倾城的反派。【https://www.nensong.com嫩松网】